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童年的春天

文章内容

童年的春天

作者:尚代贵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19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一天之计在于晨,一年之计在于春,自然界地春天可以年年岁岁花相似,而我们人生的春天却是岁岁年年人不同,尤如一江春水向东流,融入大海不复回。

 

  记忆之中,童年的我们在万物盛开的春天时节,享受着自然界中的鸟语花香。在雨后的晴天我们结伴去山上的枞树根边采蘑菇;在草木生长和野花盛开的山坡山上,我们去放牛,漫山遍野飞舞的蝴蝶,草丛里各种蚂蚱,成为我们追逐的对象。有时捉到了蚂蚱,用狗尾巴草编织关蚂蚱的笼子。因此也学会了很多手工活,现在也已经成了遥远的记忆。我们有时去土坎上摘野草莓,红红的果子,还没有完全成熟,吃在口里是酸甜酸甜的味道;在茶花盛开的时候,我们去山上找茶泡,渴了我们就用嘴去喝茶花瓣里的水,觉得特别的清甜。油菜花盛开的时候,白天我们可以在油菜花地里扯猪草,晚上我们在油菜花里面捉迷藏,由于油菜花长得比较高,我们时常是躲入菜花无处寻;插秧的时候我们在稻田里捉泥鳅和鳝鱼,有的时候脚上还留着两三条吸满了血的蚂蟥,没有办法咬牙用手扯出来,有时扯断了还留有一段蚂蟥在脚上。那时春天甜甜的香味,是现在的年轻人不曾经历过的乡村风景。

 

  现在春天,偶尔周末开车带着女儿去城市边缘的乡村看那稀稀疏疏的油菜花,对于自己童年最熟悉不过的风光,没有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。倒是嗡嗡飞舞的蜜蜂,使我这个闻惯了汽油味鼻孔突然有种暗香浮动的感觉。记忆最深刻的是小时候我们住在风能进、雨能进,用竹子做篱笆的木房子,春天雨季里,由于瓦片漏水,睡在床上,我们经常用脸盆接着,点点滴滴到天明。如今,我女儿生活在宽敞明亮的四室两厅,她有自己独立的空间。我还记得一个孤寡老人,是个姓吴的老婆婆,每次见面我和妹妹叫她吴婆婆。有一次她看着我背着妹妹,她刚好在吃饭,给我和我妹妹每人喂了一口猪肝,在那个一年只能吃上几次肉的年代里,我现在还回忆起那个味道特别香甜,在她身上我看到了人性慈爱的光芒,她那牙齿稀疏满头银发的形象一直印刻在我的心里。母亲从小就常常告诉我“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”,遗憾的是我从来没有机会去报答她,但我一直恪守母亲的教诲。

 

  小时候,没衣服穿,一个接一个,大哥穿了给二哥,二哥穿了给三哥,等到了我这里时,裤子已是补得一层又一层。如今我女儿一个人的衣服,比我们当时所有人加起来的都要多。由于她长得快,衣服经常要买新的,所以我把她剩下的旧衣服带回老家,给侄儿侄女后辈穿,有时候也寄给自愿者组织,捐献给贫困山区的小孩子。有时我让女儿在家里叠衣服、洗洗碗,培养她爱劳动的习惯,并给予一定的奖励,其实是想告诉她,生活只有付出才有回报,没有什么是不劳而获的。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