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我与猪的恩怨情仇

文章内容

我与猪的恩怨情仇

作者:倪锐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28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我与猪的恩怨情仇打小就开始了,一家老小,全靠猪圈里的几头猪卖了,交学费、送人情、换油盐。从记事起,我就为猪上山下田,摸爬滚打,挥洒汗水,野外的猪草割了长长了割,挎着篮子寻猪草的我,也从一个走路摇摇摆摆的孩童长成了大姑娘。感恩猪让我们有书读,有衣穿,有肉吃。但猪也曾让我受责骂,挨耳光。


  为猪寻了N年的野猪草后,妈妈开始培养我煮潲了。那是一个大晴天,妈妈说:“我要赶集去了,有点潲在锅里,你到十点的时候,就把锅子放到煤灶上,等我回家,潲就煮熟了。”我干活不行,记性可是一流,准十点,我就乖乖地把潲锅放到了煤灶上,心安理得地完成任务就去玩了。我和伙伴们玩的是捉迷藏的游戏,我躲在谷仓里,他们好久都没有寻到我,正暗自得意时,妈妈回来了。还在老远妈妈就一路骂骂咧咧的跑回了家,只见她一把从灶上端下潲锅,奇怪,好像好轻的样子,原来锅子底下全烧穿了。妈妈对着我一记耳光,我至今都记得那耳鸣声。后来妈妈告诫“怕我端不起,所以没放水,以为聪明的我知道端到灶上会放点水才能煮潲,哪知她还没到家就闻到了浓浓的烧臭味。”


  煮潲不会,现成的潲喂猪总行吧。一直等到我十八岁,妈妈才把如此大任交付于我。虽然十八岁的我已经相当的能干了,可妈妈还是一百二十个不放心。那天,妈妈把潲调好,千叮咛万嘱咐“只要到中午,提起潲桶,到猪圈喂给猪宝贝们吃就行了。”我有点嫌妈妈啰嗦,只叫她快走,一切有我。中午时分到了,一向守时的我,提起潲桶就走向了猪圈。老远我就听到了猪宝贝们在那里“嗷嗷”大叫,心里不免有点发毛。等走近一看,啊,那些家伙早就饿得不行了,它们一个个都把前脚搭在圈沿边,对着门口“嗷嗷”不停。这阵势我何曾见过,吓得不知所措。正不知如何做之际,我忽然灵机一动,俯身舀了一瓢猪潲,对着那一群猪头就泼了过去。这下好了,那群穷凶恶极的家伙一下全都趴到地上抢了起来。我乐了,接着又如法炮制,等那群猪头只要一抬起来,我就对着它们泼过去。我泼得不亦说乎,猪宝贝们吃得不亦说乎。一瓢一瓢又一瓢,终于全都泼完了,我也大功告成了。我提着空空如也的潲桶,满心欢喜地等待妈妈大人的夸奖。妈妈一进家门就直冲猪圈,出来后,脸拉得比瀑布还长。原来,妈妈还在好远就听到猪叫,以为我忘记喂猪了,一进猪圈,才发现她能干的女儿,把她的猪宝贝一个个喂得全身是潲,整个猪圈一团糟。忙了半天,猪们还没吃得饱呢。其实,猪吃饭有一个专门的槽,只要把潲倒到那个槽里面,就可以既不弄脏猪的身子,又不弄脏整个猪圈,还不会浪费猪潲,让猪宝贝们吃得饱饱的。


  今年是猪年,家里也很多年没喂过猪了,生活越过越好,都说现在的猪不叫猪,叫佩奇,哈哈,有意思!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