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父亲的心事

文章内容

父亲的心事

作者:张雄文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18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父亲是个操心重的人,最操心的是大哥。大哥读书不多,种过田,干过泥瓦匠,做过小生意,都坚持不了几年。那一年,我们全家被一股政策的风吹得暖洋洋的,随父亲农转非搬到了矿山,做了半个城里人。已结婚成家的大哥也被招了工,开始子随父业,拿起了稳定的薪水。不想,大哥的工种虽然是开电车,却不愿呆在黑咕隆咚的井下,没多久便自个儿辞职,回老家去了。父亲劝过,骂过,都无济于事,只好由他。


  老家的房子是父亲年轻时用汗水一砖一瓦码起来的,比我年纪还大,土墙黑瓦,低矮逼仄。儿时,村里的房子都差不多,没觉着有什么不好。一晃二十多年过去,村里一些人盖起了新房,大哥一家却依旧住着父亲的老房子,连多半桌椅板凳都不曾换过。不同的是,土墙早已泥皮脱落,斑驳不堪,屋顶逢雨便漏水,像杜甫那座为秋风所破的茅屋。大哥除了种些许自个吃的蔬菜,多半田地一直荒着,野草长成能打游击的青纱帐。他成天惦记着买彩票,兼给自己算命。他说:“我算好了,下个月能中十万,中了就起新房子!”这一算,便过去了二十年。


  大哥荒诞的日子里,父亲满头青丝渐渐化作了富士山顶的白雪。他退休后,往老家跑得很勤,除时常从退休金里挤出点钱资助大哥和他的子女外,总想说服大哥脚踏实地干点正经事,甚或为了讨大哥的喜欢,获得某种共同语言,自己也偶尔买点彩票。


  近五年来,父亲每每从老家回来,越发闷闷不乐,无端朝母亲发脾气。母亲很快知道了他的心事,村里除了大哥,都盖了小洋楼,甚至十来年的半新房子也扒了重盖。一栋栋簇新的楼房矗立在麻溪河两岸,绿树环绕,碧水掩映,像电视里见过的豪门别墅群。大哥或者说父亲的老房子瑟瑟蜷缩在别墅间,犹如蹲在门口衣衫褴褛的乞丐。父亲回到老家,左邻右舍坐上一坐,脸上很不自在。他想帮大哥盖房子,又无能为力。我们在外的几个弟兄,都是刚贷款买的房,儿女们还小,也无力顾及。于是,父亲成天愁眉不展,往日常去的老年娱乐室,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。


  不过,大哥似乎终于接受了父亲的劝告,不再做彩票发财梦,算命的事也不轻易提了。侄子考上了大学,开销大起来;村里盖新房子的人家多,工价猛涨,每天两百元,大哥觉得很划算,于是重新收拾已锈迹斑斑的瓦刀,干起了泥瓦匠的活。一年下来,收入也算不菲。这几年,省里实施村村通、户户通工程,平整洁净的水泥马路修到了家门口。村里还规划建设麻溪新村,派人到大哥家,鼓励他翻盖新房,村里答应补贴一万元。大哥多年前被彩票击碎的新房梦,像过油的柴火般重新燃烧起来,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父亲报喜。


  父亲笑逐颜开,连连说好。放下电话,让母亲加个菜,独自痛饮了半壶米酒。午睡醒来,不顾头顶太阳正毒,执意要赶回老家,和大哥商量建房的事。商量的结果是,大哥再干一两年,父亲和我们几个兄弟支持一点,加上村里的补贴,将新房盖起来,而且一定要和隔壁邻舍一样是气派的小洋楼。


  今年春上,挑了个晴好的日子,大哥点燃一长串鞭炮,拆了多年的老房子,挖开了新房的地基。父亲年过七旬,已干不动力气活,却隔三差五跑回老家,站在人声鼎沸的工地上,不时和泥工、副工们拉着家常。他脸上溢满欢愉,将多年积蓄的老年斑稀释得若有若无,似乎瞬间年轻了好几岁。我们另外几个做儿女的在外买了房,他从未有过这种逢年过节般的兴奋。


  八月里,大哥的新房在鞭炮声里封顶,簇新的红瓦遮盖完毕,外墙瓷砖也已贴好,开始进入内部的装修。父亲带了个大红包,约上我,又兴兴头头赶到老家祝贺。他在大哥和我的陪同下,满脸堆笑登上二楼。放眼远眺,清澈的麻溪河淙淙作响,向资江奔涌而去;两岸田野的稻浪滚滚,一片金黄;玉带似的乡村水泥马路连通的别墅间,大哥的小洋楼一样气派恢宏,不输于任何一家。父亲扬手指指点点,笑意铺平了额上多年的沟壑,像远道而来的老首长视察新农村。


  静静陪侍一旁的我明白,父亲多年的心事,终于了却了!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