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治印

文章内容

治印

作者:聂鑫森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03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著名的老篆刻家厉刃,一早起来,心情特别好。他先在院子里看了看花架上一盆盆的太阳花,猩红的花骨朵正迎着霞光慢慢地展开,然后踱进他的书房。书房的门楣上挂着一块匾额,是他亲手写和刻的三个篆字:“石窝窝”。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土,但却很有意味,桌子上、博物架上,到处堆着印石和篆刻的书籍,空气里飘袅着石头的气息。


  昨夜,厉刃其实睡得很迟,一口气为本城评选出来的五名优秀的清洁工人,各刻了一方印。是总工会的同志交下的任务,酬金当然是按他的润格,每印四千元。但厉刃说:“为他们刻印,我分文不取,而且要刻好。”


  这几方印确实刻得既有气势又有韵味,采用的是汉官印的风格,下刀雄浑奇肆,但细部却又婀娜多姿。他觉得这些身处底层的工人,正直朴厚,情感丰富,有一种值得人钦佩的奉献精神。刻完印,已是凌晨三点,他又兴致勃勃地把印文和边款拓到宣纸册页上,将来可以收入他出版的印谱中去。


  老伴忽然走进来,说:“有个年轻人要见你,他说他是市政府办公室的主任,叫任之。”


  厉刃说:“我并不认识他,不见,哪有来这么早的?”老伴说:“八点都过了,还早?也许人家有急事呢,我去叫他进来吧。”厉刃点点头说:“也好。”


  走进书房里来的任之很年轻也很英俊,上穿银灰色短袖衬衣,系着一根紫红色的领带,下穿一条牛仔长裤,挺时髦的。


  “行石老先生,冒昧打扰,请你原谅。”


  “行石”是厉刃的字,任之不直呼其名,可见这小伙子是很懂礼貌的。


  任之递过一张介绍信,上面写着“兹有任之主任前来拜访,求请为市长华阳刻一名章”。

  “行石老先生,不知可否?”厉刃笑了笑:“我给任何领导刻印,都是要收取润金的。这是我的规矩。”“能不能破个例?”“不能!”


  任之犹豫了一阵,说:“我知道老先生是每印四千,能不能少一点?”“分文不少!”


  厉刃有些不高兴了。这样的事他见得多,头头爱风雅,下属要讨上司的欢心,送个字画、印章,却又不想花钱。厉刃从不让人占这样的便宜。


  “润金我照付……我想三天后来取。”“不,一星期后来取,这几天我没时间。”“好吧,都依老先生。”
任之付了润金,悻悻地走了。


  任之走后,厉刃觉得心里憋得难受,便找了块印石,操刀刻“华阳之印”。仍然是汉官印的格局,但笔笔划划端庄质朴,边款为:“治印必端方,做人亦如是。华阳先生雅正。厉刃奏刀。”

  ……
 

  不久,市长华阳亲自主持了一个本地著名文学家、艺术家的座谈会,厉刃应邀参加了。在开会之前,华阳特地走到厉刃面前,诚恳地说:“厉老,谢谢你赠我的印,刻得真是太好了。”


  “华市长,您不必客气,这印您是花了四千元定刻的。”华阳愣了一下,随即说:“当然要谢您,艺术——是无价的。”


  这个座谈会开了整整一天,华阳一直微笑着听取大家对文化建设方面的意见,并认真地作了笔记。在中午的宴会上,华阳特意给厉刃敬了酒,祝他在古稀之年再创辉煌。


  几天后,厉刃收到了华阳的一封亲笔信。


  信是这样写的:

  厉老:

  夏安!您在座谈会上发表的意见,令我茅塞大开,获益匪浅,谢谢!

  首先要向您道歉,办公室主任任之未经我的应允,擅自上门求印,多有打扰。谢谢您的提醒,我特意去财务室查了账,小任竟然用的是四千元公款付的润金。我除补交这笔款子外,还特意在机关党员大会上作了检讨。任之主任虽然年轻有为,但此种行为却不可姑息,已暂调离办公室,去一个乡镇锻炼,以观后效。
“治印必端方,做人亦如是。”真乃警醒之语,我会牢记在心的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阳


  厉刃读完这封信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他忽然问老伴:“捐献给希望工程的五万元寄了吗?”


  “早寄走了。”

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