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思念如酒

文章内容

思念如酒

作者:曦翀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26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老婆带着儿子回娘家了,这晚,我独守空房。

 

  数月忙碌而紧张的校庆筹备工作终于落幕了。洗个热水澡,钻进被褥里,接受一份最自然最畅快最美妙的生活馈赠。

 

  入睡了。一股诱人的香味飘然而至,这是一种久违的味道,满溢着田园泥土的气息,馋得我直流口水,恨不得立马找寻香味的源头。

 

  然而,我的四周被浓雾笼罩,我睁不开眼,迈不动脚。

 

  雾散去,一栋土砖房映入眼帘。屋顶上空升腾起了渺渺炊烟,香味愈发浓烈。是酒香,糯米酒香!
推开柴扉,一位老人悠闲地坐在门口,他光着脚,翘着腿,冲着我直笑,笑得特别开心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

  “外公!”我兴奋地大喊。

 

  我醒了!原来是一场梦。窗外,明月高悬。

 

  外公离开我已有26个年头了,他驾鹤西去那年,我刚满10岁。

 

  外公好酒,一日三餐都得小酌一杯。下酒菜,一碗白辣椒炒黄豆就够。外公也是我喝酒的“导师”,清晰记得我5岁时,他常用一根筷子蘸点酒,送到我嘴里,让我品尝。看到我被酒辣的模样,外公便放声大笑,连声说道:“好!好!好样的!”

 

  就这样,我爱上了“酒”。只要外婆一喊“开饭了”,我立马放下手上所有的“活”,连忙往餐厅跑,爬上凳子,跟外公相对而坐,然后等着外婆帮我爷俩斟上酒,装好饭。

 

  “喝酒,外公!”我端起酒杯,开始与外公对饮起来,有模有样,俨然一位“绿林好汉”。

 

  我的酒杯很小,怕我喝醉,外婆每次只给我盛二三口的酒量。

 

  外公的酒杯大,一杯酒他要喝上一二个小时,一边喝酒,一边嚼着白辣椒和干黄豆,“吱吱吱吱”响,像放鞭炮一样。

 

  我在外婆家吃饭,外婆会给我特意准备一道菜——盐鸡蛋。鸡蛋切成了一小瓣一小瓣。不一会功夫,我的面前,鸡蛋壳就垒成了“小山”,外公就把我吃剩的鸡蛋壳全部扒进他的碗里,大口大口地嚼着鸡蛋壳。
我跟外公说:“外公,你也夹鸡蛋吃呀。”

 

  外公回答:“你吃,你吃,我喜欢吃鸡蛋壳。”

 

  我信了。外公吃得津津有味,还一个劲地朝我笑。

 

  后来,我回到自己家里,每逢吃鸡蛋,我都会把吃剩的蛋壳收藏起来,用塑料袋子装好。我告诉奶奶和妈妈,我要把鸡蛋壳送给外公,因为外公喜欢吃。多年以后,我把“外公喜欢吃鸡蛋壳”的故事,写进了我的小学作文,被当作范文在课堂诵读,感动了全班同学。更没想到,后来有一年高考语文作文“妈妈喜欢吃鱼骨头”,竟然与我的经历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

  外公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庄稼人,喝酒是他日常最重要的消遣方式,是对自己辛勤劳作的最大犒赏。外公不善言辞,即使喝高了,话也不会多。但与外公相处是我最开心的日子。他有着一颗童心,十分有趣。

 

  外公会带我去玉米地逮蜜蜂,用长绳系着蜜蜂的一只脚,给我当风筝玩;他会给我做木枪、竹剑、弓箭和弹弓等;他还会用手夹在腋下,发出“叽叽叽叽”声音,逗得我哈哈大笑;最神奇的是,外公手臂的一块肌肉可以“滑动”,他说这是老鼠,要我来捉一捉。

 

  快乐的时光十分短暂,早已化作永恒的记忆。儿时与外公的故事,也只保留了最为珍贵的几幕,当然,印象最深的还是陪外公喝酒的画面。

 

  酒是一种性情,一种真的告白,爱的倾诉,美的渲染,善的传递。

 

  酒是一种思念,它会触碰你心底最柔软的部分,激起你无穷的回味与爱恋。

 

  醉在酒香,想您啦,外公!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