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“打会”的记忆

文章内容

“打会”的记忆

作者:晏伯承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16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一个年代有一个年代的记忆。

 

 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,经济不太景气,老百姓的口袋比脸还干净,稍微大一点的消费就无力承担。在此背景下,催生了一种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啼笑皆非的消费模式——“打会”。

 

  所谓“打会”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“众筹”、“凑份子”,即由单位财务或工会(亦有以个人名义)牵头,以互助储金会的形式,在每月的个人工资收入中提出几块钱作为储金会的资金来源,集中起来,按“打会”人员排队的顺序安排使用。“打会”的资金取之于民、用之于民,及时公布,阳光透明。

 

  那时候,我所在的单位是一个行政机关,负责“打会”的是一个叫嫦娥的女子。她四十来岁,为人正直,办事干练,担任主办会计多年,业务熟,人缘好,关系广,且热心公益,乐于助人,号召力强。在一次机关干部会上,她提出“打会”的倡议后,大家一呼百应,不到一个月,就有七八十号人报名。当时每人每月的“打会”钱为5元,单位的发薪日为每月的6号。这一天也是财务室最热闹的一天。那时发工资不像现在直接打在个人银行卡上,而是由单位出纳到银行取现后,按工资表将钱装入一个个信封。领到工资后,大家再将“打会”钱交给“打会”牵头人;牵头人会拿出一个“打会”的专用账本记好帐。

 

  说起“打会”,我是一个受益者。我当时参加工作不久,月工资只有35.5元,自嘲为“咪嗦嗦”。成家后上有老下有小,入不敷出,日子过得紧巴巴,要想置点家业其难度可想而知。搭帮参加单位的“打会”,两年后,我用“打会”钱买了块价值120元的时下最流行的上海牌全钢防震手表,让人羡慕得要死。这块表到手后,我爱不释手戴在手上24小时没取下来过。它也挺争气,要颜值有颜值,要气质有气质,戴了一二十年没出过一次故障。现在这块表还好好保存在家里,隔不了多久我就要拿出来看一看。而每次看到它,我就会想起那段“打会”的岁月,脑海中就会浮现出许多温暖的记忆。

 

  无独有偶,我夫人也是“打会”受益者之一。她从小就喜欢缝缝补补,在农村老家时还跟裁缝师傅学过一段时间手艺,进城后仍初心不改。她做梦都想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缝纫机,只因囊中羞涩,口袋常常布粘布,未能如愿;后来得益于参加“打会”,聚了100多块钱,买回了一台蜜蜂牌缝纫机。她如获至宝,梦中都笑醒过几回。平时一有空就在机子上摆弄,儿子小时候的衣服就全出自她那双巧手。如今几十年过去了,家也搬过四、五次了,好多旧家具都丢弃了,惟独那台缝纫机还陪在我们身边。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