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随园里的苔

文章内容

随园里的苔

作者:俞嘉诚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09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
  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

 

  这首20字小诗《苔》,在今年的春天被乡村老师梁俊和山里的孩子们在央视的《经典咏流传》的舞台重新唤醒。孩子们朴质无华的天籁之声,唱哭了很多人,也让亿万中国人都在这一刻被感动。一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,一夜之间,让亿万中国人记住了它。

 

  “我觉得这群山里面的孩子,身边所拥有的资源是很有限的,可是他们却有着最纯真的爱。”梁俊老师就是想通过这首诗,告诉这群山里的孩子们“我们即使拥有的不是最多,但依然可以像牡丹花一样绽放,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”。

 

  通过这首诗,三百年后的今天,时空跨越沧海,袁枚与梁俊老师有了一次心灵的对话。与其说是梁俊老师择了《苔》,不如说是袁枚的《苔》选择了梁俊。

 

  我时常在想,为什么只有二十个字的一首小诗,却让我们听得热泪盈眶,久久难忘?因为它不光是写给梁俊老师和他的学生们,它也是写给你我,写给绽放在天地之间的每一个平凡又尊贵的生命,就像习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说的那样:千千万万普通人最伟大。

 

  《苔》是清代袁枚所作,其实袁枚作的《苔》有两首。这是其一,其二是:“各有心情在,随渠爱暖凉。青苔问红叶,何物是斜阳。”

 

  苔,本是低级植物,多寄生于阴暗潮湿之处,可它也有自己的生命本能和生活意向,并不会因为环境恶劣而丧失生发的勇气。袁枚能看到这一点并歌而颂之,可以说是独具慧眼。

 

  “白日不到处”,这个地方是如此一个不宜生命成长的地方,可是苔藓却能够长出绿意来,展现出属于自己的青春。而这青春从何而来?“青春恰自来”。它不是从别的地方来,而是生命力旺盛的苔藓自己创造出来的!它就是凭着坚强的活力,突破环境的重重窒碍,从而焕发青春的光彩。

 

  “苔花如米小”,苔也会开花的。当然,看上去挺可怜,花如米粒般细小,但难道小的就不是花吗?只要能够开放,结出种子,繁衍后代,便是生命的胜利。所以,“也学牡丹开”,这既是谦虚,也是骄傲!对的,苔花如此细小低微,自然是不能跟国色天香的牡丹相比的,可她也是靠自己生命的力量自强,争得和花一样开放的权利。

 

  在今天南京五台山余脉小仓山一带,有一处园林,名叫随园,原为曹雪芹祖上林园,也是清代江南的三大名园之一。清乾隆十三年(1748年),袁枚购得此园,名之为“随园”,死后即葬于此。1923年7月,金陵女子大学校址永久移至随园。

 

  随园或是《红楼梦》中大观园的原型,袁枚在《随园诗话》中说:“雪芹撰《红楼梦》一部,备记风月繁华之盛,中有所谓大观园者,即余之随园也。”袁枚是清代诗人、散文家、文学评论家和美食家。袁枚倡导“性灵说”,与赵翼、蒋士铨合称为“乾嘉三大家”,又与赵翼、张问陶并称“性灵派三大家”,为“清代骈文八大家”之一。

 

  袁枚是个重视生活情趣的人,他爱金陵灵秀之气,在他任江宁县令时,在江宁小仓山下以三百金购得随园。随园四面无墙,每逢佳日,游人如织,袁枚亦任其往来,不加管制,更在门联上写道:“放鹤去寻山鸟客,任人来看四时花。”

 

  就是这样的一个随性之人,三百年后,让我们记住了这方小小的青苔。更是让我们从梁老师的乡村大爱中,感受到了师者大爱。

 

  因为有了梁俊老师,这些孩子们才能如牡丹一般,快乐而富有光彩地绽放。他们是幸福的,也是快乐的。

 

  这就是最朴实的乡村教师之美。


主办单位:株洲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
承办单位: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