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新区人物>> 丁宇红:“他们”的健康护盾

文章内容

丁宇红:“他们”的健康护盾

作者:谭昕吾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年09月19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“你现在在哪里?不要急!”丁宇红的电话还未说完,对方就挂了。两小时后,对方发来微信消息,“不要来找我,死了就死了。”像捉迷藏一样,来电人小邱已经和丁宇红用时断时续的方式交流了近两个月。他们关系特殊,小邱是艾滋病患者,丁宇红是我区疾控中心防治艾滋病的管理者。
  说管理者并不准确,41岁的丁宇红说:“我的工作就是和这一人群打交道,为他们提供健康管理服务,帮助他们。”

不是洪水猛兽,“他们”需要公平

  许多时候,一旦有机会丁宇红就会向别人宣教:“艾滋病并不是洪水猛兽,一般性的接触都不会被传染”、“艾滋病早已不是绝症,药物的不断进步使得它现在变成了一种可控可管理的慢性病,与高血压、糖尿病等其他终身慢性疾病类似,艾滋病并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,甚至可以正常结婚生育”。
  小邱30岁不到,却患艾滋病多年。丁宇红说,外界对艾滋病及病人的误解很多,对比艾滋病本身,更多的隐形伤害来自于社会的歧视和不公。一旦得病,拼命隐藏,若非如此,连就医都得不到公平的诊治。
小邱就是在一次痔疮手术中备受打击,“虽说是简单的手术,可医院在得知他患有艾滋病后,立即劝他办转院。”丁宇红说,这样的情况在艾滋病患者中并不鲜见,普通疾病却被要求转到艾滋病专科医院治疗。病人向丁宇红求助:“我现在请了病假,同事们要来看望我,如果是在艾滋病专科病院,以后在单位上我怎么抬起头来?”
  在丁宇红的随访、督促定期检查和鼓励中,小邱的病情稳定,并与这位“知心姐姐”交流自己近期的感情生活,然而在遭受到不公的对待时,他就与丁宇红失联了,“怕他想不开,又担心他随意停药,我只有去他家找他”。由于小邱故意将电话号码变更,微信也少有回音,丁宇红只能通过小邱留下的现住址找去,岂料房子已经转手他人。“通过身份证上的户籍地查到小邱家,但那里早已不是居民区了,我又通过街道社区辗转几次找到他的出租屋,结果还是失败了。”丁宇红一直试图重新联系上他,在她的手机微信里,还留着许多条发给小邱的信息,“无论你在哪里,要按时吃药,控制好病情,不要做傻事”。在她的不断努力下,两个多月后,她终于和小邱联系上了。

组建艾滋病患者微信群

  每天,丁宇红都会接待不同的艾滋病患者,定期为艾滋病患者抽血、检查、发药是她工作的主要内容,这其中还包括与患者间的交流,掌握他们的生活和心理动态。
  虽然现在将艾滋病当作慢性病来管理,但与糖尿病、高血压不同的是,它传染性很强,因而丁宇红在心理疏导中尤其关注患者们的感情生活。大家都把她当做“知心姐姐”,在她身上倾诉那些无法对外人道的难言之隐和苦楚。
  最新数据显示,我区目前有艾滋患者126人,这其中有男有女,年长的75岁,最年轻的19岁。与他们打交道,并不是管理病情这么简单,患者的心理问题是丁宇红聊得最多的话题。
  为了顺利排解自己被倾倒的“情绪垃圾”,更是为了这个群体能在心灵上获得更多帮助,丁宇红重拾书本备考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“我要用更科学和专业的方法来处理患者心理上的问题”。
  2017年春节,在征求了患者们的同意后,丁宇红组建了一个艾滋病患者微信群,“大家会有顾虑,但仍有很多交流与倾诉的欲望,所以进群后换了网名和头像”。大家分享着艾滋病的防治信息和科普知识,“有些人渐渐消除与社会的隔阂,正视自己,开始组织了几次户外自驾活动,每次都拉我一起。”这个特殊的群体渐渐变得不再特殊,“大家没有什么不同,不需要被区别对待。”

对话

  记者:这份职业也算“高危”职业,你怕吗?
  丁宇红:刚到这个岗位时,因为对这个群体比较陌生,所以是有点担心的。但作为医务工作者,我非常熟悉它的传播途径,我们只要在抽血时做好防护措施了,是没什么可担心的。与他们一一熟识后,那更谈不上怕了,走入了他们的内心,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积极奋斗在各个岗位、为社会作贡献的人,大家要用平常心去看待。
  记者:围着这一群体做工作,那你的家庭生活如何平衡?
  丁宇红:我丈夫在醴陵一家医院担任科室主任,也是医务工作者,在工作中给我提供了许多非常宝贵的建议。孩子在寄宿读高中,一般只有周末才一家相聚。大家彼此理解和支持,周末丈夫会下厨,我打下手,孩子负责洗碗收拾,还挺和谐的。


主办单位:株洲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
承办单位: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7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